专家谈人文学科中的个案研究:关键要以“小”见“大”
 
   发布时间: 2015-06-04    浏览次数: 81
 

    当下,个案研究已成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最重要的研究取向之一。但在实践过程中,个案研究始终面临着如何处理特殊性与普遍性、微观与宏观之间的关系问题。有学者指出,随着现代社会日趋复杂,对独特个案的描述与分析越来越难以呈现社会的整体状况。
  应该如何评价个案研究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的价值?优秀的个案研究具备哪些要素?如何进行富于创造性的个案研究?围绕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学者。
  价值:深度挖掘“事实”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张小山介绍说,经由民俗学、社会学、历史学等多学科的共同推动,个案研究已经成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最重要的研究取向之一。个案研究在推动民俗学发展过程中具有重要意义。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尹虎彬看来,晚近民俗学研究出现了综合性研究的新趋势,比如,从以文本为基础的研究转向以民族志为导向的田野研究;民俗学学者从大的历史视野中,从特定社区人们的生产生活、社会组织、民间信仰等多个方面,揭示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过程等,民俗学研究的这一转向正是以个案研究为基础的。
  “没有个案研究,对历史问题的宏观和理论性思考将成为无本之木,是没有价值和不可信赖的。”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谢维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个案研究最重要的价值在于能提供准确的事实和完整的知识。
  在社会学研究中,个案研究同样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张小山说,个案研究通过对现象的过程、事件的展现,使得社会学研究中加入时间的维度,在一个连续时段与情境化场景中,深度挖掘“社会事实”。此外,相较于定量研究,大量叙述与阐释性的文字能更好地再现生活场景与研究过程,对于后继研究者与普通读者而言,更有利于他们透过个案去“启发式地理解”整体。
  方法:把握好微观与宏观关系
  个案理解的“个别性”是否能够实现“普遍性”结论?带有主观性等限制条件的研究者对于建构材料起着怎样的作用?当个案研究受到越来越多的研究者青睐时,对其质疑和反思的声音也逐渐增加。
  谢维扬表示,以历史学个案研究为例,研究者所持方法的正确与否直接影响研究结果的优劣。如在一些古史研究中,过于匆忙和简单地利用既有概念对有关事项做概括性的解释,就是一个方法上的误区。在开展解释层次的研究时,不少个案研究因准备不足,导致在关键概念的使用上缺乏完整的讨论和论证,而使研究价值受到削弱或变形。
  目前个案研究容易走向两个极端:一是个案研究者缺乏基本的学科训练,没有理论高度和学理上的自觉性,缺乏学科历史底蕴,导致研究流于碎片化;二是研究者贪多求成,急于从个案上升为宏观性的结论。正如谢维扬所说,个案研究的结果不理想,主要是因为研究者缺乏对个案研究与理论问题关系的科学把握。“个案研究方法正确与否,表现为一种分寸上的把握。”
  典范:材料真实与解释可靠并重
  无疑,个案研究成功与否是对研究者综合素养和专业化水准的极大考验。社会学领域威廉·富特·怀特的《街角社会》、历史学领域王国维的《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和《续考》等都是不同学科个案研究的成功典范。优秀的个案研究应该具备怎样的要素?
  有些个案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有些提供了新的视角,有些是补正了已有的理论。在尹虎彬看来,对于研究者而言个案研究则表现为阶段性,早期的个案研究可能成为后期的理论生发点,或者成为同时代人的理论生发点。
  张小山认为,优秀的社会学个案研究应该通过好的研究设计以及对理论和个案本身的深刻把握来确保所建构理论的想象力和解释力,达到较高的内部效度,获得理论解释本身的确定性。同时,他强调,由于个案研究具有数量少且没有抽样程序等特征,某外部效度往往很难通过自身获得,而要通过其他后续研究加以验证。
  在谢维扬看来,“好的个案研究一定是‘小’中见‘大’的”。对个案研究来说,最基本的价值是材料完整、真实,对材料意义的解释可靠、准确,而优秀的个案研究往往在这部分会有重要的突破。谢维扬认为,当前我国正在推进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和中国国家起源研究将会成为个案研究方面的典范。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张杰 张清俐